嘉兴首部原创动画片《五姑娘》“破壳”记

时间:2013-07-30 | 来源:漫无限
核心提示:《五姑娘》是清末嘉善农村一个真实的故事。1954年,传唱了一个世纪的田歌《五姑娘》首次登上了舞台;2004年第7届中国艺术节上,嘉兴首部原创音乐剧《五姑娘》摘得第11届文华大奖;如今,以“五姑娘”为原型制作的嘉兴首部原创动画片《水乡五姑娘》,也破壳而出了。

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《五姑娘》是清末嘉善农村一个真实的故事。1954年,传唱了一个世纪的田歌《五姑娘》首次登上了舞台;2004年第7届中国艺术节上,嘉兴首部原创音乐剧《五姑娘》摘得第11届文华大奖;如今,以“五姑娘”为原型制作的嘉兴首部原创动画片《水乡五姑娘》,也破壳而出了。

试水动漫市场,对于从未涉足过这一领域的天南文化传媒总经理陆雪明来说,是一次人生的博弈。巨额的制作费用,原创的剧情架构,后期的发行渠道……每一项都是全新的挑战。面对一拥而上的动漫市场,《水乡五姑娘》显然已经开了一个好头。今年6月,凭借已经完成的第一集《五姑娘智斗马大仙》,《水乡五姑娘》从两百多部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,获得第十九届上海电视节2013年亚洲动画创投会优秀作品奖,随后又被列为浙江省文化精品扶持工程第八批扶持项目,是嘉兴唯一入选的动漫类项目。

起意

2007年底的一天,陆雪明向时任嘉善县文联专职副主席的曹琦说了一个大胆的设想:“我想搞一部五姑娘的动画片,想听听你的看法。”

曹琦对传统的五姑娘剧情烂熟于胸,他谨慎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:“五姑娘原来是一个爱情悲剧,如果要做动画片,是给小朋友看的,立意肯定不适合,必须要有所改变。”

陆雪明深以为然,但仍然为自己定下了目标:“五姑娘的动画片我一定要做!”

早在儿子读初中时,陆雪明就发现他对动漫特别感兴趣,经常偷偷上网看。有一次他气得把网线剪掉,第二天儿子自己拿压岁钱重新装了宽带来上网。“可见孩子们对动漫有着强烈的需求。后来一位朋友的一句话让我转变了想法,他说:‘这个时代如果小孩不会玩电脑游戏不看动漫,就是当代的文盲。’所以我就跟儿子说,要么不玩,要玩就玩出名堂来。后来他大学读的就是动画专业,现在也在从事动画工作。”

可是真要着手做,陆雪明才发现千头万绪,不知从何入手。特别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动画创作这一行,不知道找哪个制作公司才合适。

2011年10月份,事情突然有了转机。

那一天,他尽地主之谊招待一帮上海来的朋友。席间,兴之所至,陆雪明随口讲起他想制作动画片《五姑娘》。他的话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。王峥嵘,国内动画界的元老级人物,早在十多年前,他的团队就开始承接日本的动漫加工。但这么多年来,一直没有自己的品牌。听到陆雪明的设想后,王峥嵘感到这是一个自创品牌的机会。

数天后,一份合作计划书就放在了陆雪明面前,令陆雪明大感意外。

接下来几天,陆雪明陪着上海的动画制作团队在西塘和汾湖等地采风,以确定动画片的背景和人物设置。在汾湖边吃饭时,陆雪明介绍了汾湖蟹的钳子为何一大一小的由来,于是有了动画中马大仙的宠物“大小钳”;在西塘,摆渡的艄公是剧中“摆渡公公”的原型;而五姑娘的身上,则汇聚了水乡姑娘们聪敏、活泼、善良、勇敢的影子。

创作

让曹琦来写动画剧本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他临近退休,印象中动画片尚停留在《大闹天宫》、《哪吒闹海》的时候。如今的动画市场需要怎样的剧本?有怎样的动画语言?孩子们喜爱怎样的动画人物?对这些问题,他“一问三不知”。

于是曹琦花了一年时间,来关注国内国际最新的动漫动态。天津举办国内首届动漫嘉年华之后,就有人提出:“中国的动漫拿到国际上去,以前总是孙悟空,现在加上喜羊羊,都是动物,没有人。”曹琦觉得这句话一语中的,正中国产动画的软肋:“我们一定要写出‘中国人’形象的动画来。”

有一个半月的时间,几十年没有看动画片的曹琦,整天坐在电视机面前看上海台的动画频道,“现在的动画片思维很活跃,语言也很多变,不能用传统的眼光和思维来看待。”越了解,曹琦越感觉不好下笔。

2010年9月份,曹琦跟随一个旅行团前往日本。出发之前,他就想趁着这个机会,好好了解一下日本的动漫市场。在大阪参观时,他来到了金谷寺。导游告诉他,这里就是一休曾经出家的地方,动画片《聪明的一休》,也是以金谷寺为背景制作的。解说时,导游的一句话突然给了曹琦灵感:“动画片里的故事都是编的,一休小时候的事情谁知道啊。”

曹琦顿觉眼前豁然开朗,很多困扰他们的问题都不解自通了。

在剧情设计上,《五姑娘》动画系列剧将分为《聪明的五姑娘》、《善良的五姑娘》、《勇敢的五姑娘》、《顽皮的五姑娘》4大系列,每一系列13集,共52集,每集时间10分钟左右。而在具体的人物设置上,《聪明的五姑娘》主要以五姑娘和巫婆马大仙之间的“智斗”为主线,其他人物如阿天、陆先生、摆渡公公、小东等人也会陆续出现。

“《米老鼠与唐老鸭》、《猫和老鼠》等国外成功的动画中,都只有简单的一正一反两个主角,《五姑娘》第一部的人物设置上也作了参考。”曹琦说,一开始的时候,还设置了另外一个反派人物,地主杨金元,但是制作方上海可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制作人员认为,多元人物的设置过于复杂,电影剧本的写法在动画领域并不一定能成功,反而是“简单”、“明了”才符合儿童的观看需求。

同时,曹琦在创作上还考虑到了国与国之间的文化冲突:“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进入欧洲市场后,就因其宣扬‘暴力倾向’而受阻。曾经孔雀牌电视机进入阿拉伯国家,一台都卖不出去,因为他们的语境中,孔雀是‘妓女’的意思。”

制作

从2011年11月开始立项,到2012年5月12日拿出五分钟样片,再到2012年10月完成第一集十分钟的小样,《水乡五姑娘》的制作速度不可谓不快。

在位于上海宝山区的《五姑娘》动画二维手绘工作室内,一群上海二维手绘精英正认真地进行原图绘制,一个个鲜明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。制作一集动画所需要的分镜头画稿就有一本字典那么厚。一天有可能只画几十张,就一个动作、一个镜头。多的时候有200多到400多张。粗一看,几张画看起来没什么区别,但是连贯起来放,就是不同的景在动。

执行导演王峥嵘介绍:“绘画完成后,要拍摄录入电脑,把整个动作连贯起来。我们看一个初步的效果,如果这个效果合格的话,再去上色。上完色以后的动作和背景合在一起,看有没有穿帮。然后把所有的合成全都配起来,再去配音,配乐,配声。”

为了表现江南特有的水乡风情,《五姑娘》原创动画的背景被设定为写实风格,凸显出一种水墨动画的效果。二维动画耗时间,耗精力,为何还要选择二维?制片人王静弢说:“我希望它是一个纯正的原汁原味的动画片。我觉得应该是用二维才能表现出以五姑娘为代表的江南的水乡文化。她的柔,她的善,她的美,只能是用手画出来的,而不是用机器做出来。”

因此在动画片中,小桥流水,烟雨长廊,石皮弄,大小钳的汾湖蟹……不仅对嘉善人来说其中的场景不陌生,就是嘉兴以外的观众,还能引起对江南文化的共鸣。在一个个主题向上、诙谐有趣的故事里,反映出田歌、民俗、人文、物产、水乡等文化元素,使观众接受到的不仅是影视剧本身,更是一部鲜活的江南地方风物志。

在观看动画片的时候,不时能听到片中悠扬的江南丝竹,这也是陆雪明所要求的:“现在很多国产卡通片都在‘去中国化’,我偏要有中国的特色。不仅民乐作背景音乐,主题曲中还要有嘉善田歌的元素。”

陆雪明说,最开始的人物设计上,还没有脱离日本动漫的原型,“后来我要求一定要有中国江南文化的细腻,人物造型要卡通,但不能太卡通,背景要有水墨画的感觉。比如有一个设计稿中,五姑娘的围兜是大红大绿的,这不符合江南文化的特点,后来改成了蓝印花布。我们创作的完全是一个‘中国式’的主题。”

市场

如今,《五姑娘》原创动画系列剧已进入实质性制作阶段。陆雪明计划用两年的时间,可以完成第一、第二两个系列共26集的制作,并上电视台播放;用4至5年的时间完成52集的制作。

在进入动画市场之前,陆雪明也做过市场调查。6月份他们参加上海电视节2013年亚洲动画创投会的时候,不少老总脸色不好看。“国内的动画片市场,成功的大约只有20%。但我相信凭借五姑娘这一文化符号,在政府和资方的支持下,我们用5到10年来打品牌,会有收获的。”

“动画片的制作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同时也耗资巨大。”陆雪明说,整部片子的预算是1000万元,每集折合20万元左右,最大的难点还是在筹措资金上,“我本身经营的广告公司每年的盈利都投在这里。其余的资金大部分都来自于合作,比如西塘有一个‘五姑娘主题公园’,我们就签了50万元的合作项目,并且片子的很多背景都是西塘,对它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渠道。再比如平湖的一家服装公司,我们也在谈五姑娘的童装等等。还有一部分来自于政府支持。”

动画片在电视台播出时,每分钟有50元的报酬,每集只能回收500元,这相比20万元的制作费来说,是杯水车薪。在陆雪明的设想中,回笼资金的主要手段就是“以动画养动画”,靠广告植入:“如果南湖、盐官、南北湖等旅游景区有需要,我们在后续的制作中,也可以依托剧情,以当地的景点为背景。还有酒、小吃、各地特产都可以引入到动画片里面去,既宣传了当地文化,也能产生效益。”

动画片的发行渠道比传统影视剧宽了不少,除了与电视台合作,网络也是一个很好的播出平台。因此陆雪明虽然明白现在动画市场一拥而上的乱象,但他坚信前景是光明的:“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刚开始做了三五年,差点破产,后来气势起来之后才有了现在的规模。而且现在的暑期动画电影市场也异常火爆,同样说明好的动画片有市场。将来有机会,我们也可以制作《五姑娘》的动画电影,通过以‘五姑娘’与邪恶愚昧势力巧妙斗争的故事,提倡‘真善美’,反对‘假恶丑’,弘扬‘善文化’,绝对是宣扬‘正能量’的好事。”

收藏到:标签:

更多